66文章网 - 只为您打造最好的!

http://www.cncdgs.com

当前位置: 66文章网 > 生活随笔 > 最好的分寸,是看透不说透

最好的分寸,是看透不说透

时间:2020-02-13来源:本站 作者:哈哈点击:
中国人一直很讲究一个度,也就是常说的一种过犹不及的分寸感。将分寸把握得恰如其分,便能像水那样,能圆能方。 做饭烧菜讲火候;绘画时的留白,留白处能够给人的情绪得以喘息;即便是精细的木作家具,榫卯间也会预留一丝缝隙,让木头热胀冷缩时得以伸缩。
最好的分寸,是看透不说透

  中国人一直很讲究一个“度”,也就是常说的一种“过犹不及的分寸感”。将分寸把握得恰如其分,便能像水那样,能圆能方。
 
  做饭烧菜讲火候;绘画时的留白,留白处能够给人的情绪得以喘息;即便是精细的木作家具,榫卯间也会预留一丝缝隙,让木头热胀冷缩时得以伸缩。
 
  生命个中百味,无非一咸一淡,一进一退,恰到好处的分寸,余味无穷,自得妙境。
 
  话不可以说尽,要把握分寸
 
  欧阳修在官场上吃过几次亏以后,总算明白了,“谀言顺意而易悦,直言逆耳而触怒。”
 
  他曾受命和宋祁一同修订《唐史》。宋祁这人总爱用冷僻古奥的字词,故作高深。“以水投石”他偏写成“持水内石”,“蓬生麻中,不扶而直”,他则执意写作“不扶而挺”。
 
  不过宋祁比欧阳修年长,又是朝中数一数二的大才子。欧阳修不好直说,更不敢直接修改他的文章。
 
  于是有一次,欧阳修特意在书房门前写了“宵寐匪贞,札闼洪休”四个字。宋祁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,说:“这不就是俗话说的‘夜梦不详,题门大吉’之意吗,何苦用这么让人费解的表达?”
 
  欧阳修笑着回答:“后生这是在模仿您的笔法。‘迅雷不及掩耳’这句大白话,您不也写作‘雷霆无暇掩聪’吗?”
 
  宋祁听完也不禁莞尔,后来写的文章变得浅显易读。
 
  人活世上,像是活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里。言语中掂量着分寸,就是给彼此生活间留一丝缝隙,让生活得以呼吸。
 
  事不可做绝,要留有余地
 
  刘姥姥这一穷苦乡下老太婆,面对朱门秀户的妇人千金、公子贵人,用看似糊涂的幽默言行,得到了贾府上上下下的慷慨解囊。
 
  王熙凤为了取悦贾母,便拉过刘姥姥,将一盆花横三竖四地往她头上插。被弄成花大姐的刘姥姥,不仅不恼,还笑道:“我这头也不知修了什么福,今儿这样体面起来。”
 
  众人继续取笑她是“老妖精”时,她也继续笑着回答:“我虽老了,年轻时也风流,爱个花儿粉儿的,今儿老风流才好。”
 
  后来刘姥姥的一句“老刘老刘,食量大似牛,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!”更成为自黑金句,连高冷的黛玉都忍不住笑岔气了。
 
  事后鸳鸯跟刘姥姥道歉,她却说:“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,有什么恼的!你先嘱咐我,我就明白了,不过大家取个笑儿。”
 
  《菜根谭》有句话说:“径路窄处,留一步给人行;滋味浓时,减三分让人尝。”世事浮沉,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。礼待他人,也是善待自己的一种方式。
 
  人生无圆满,缺憾亦是美
 
  苏东坡一生起起落落,得意时,见过所有现世繁华与恩宠;失意时,见过荒山野岭中满目凄凉。但即便走到哪,他始终且行且珍惜,诗酒趁年华。
 
  苏东坡被贬黄州时,连衣食住行都是个问题。于是他在友人陪伴下,脚蹬草鞋、手拄杖,到东门外买一片农地,自力更生。
 
  谁知那天,行至半途就忽而下起了雨。友人慌忙地找地方避雨,只有苏东坡一人伫立在原地图片|子-夜鳥-摄
 
  在他看来,荒郊野外,根本没有避雨处,四散奔跑反倒显得自己狼狈不堪。倒不如泰若自然,让大雨浇个痛快。
 
  不久后,天便晴了。此时料峭的春风带走了他的酒意,虽然有点冷,但是再次看到山头的斜阳,刚刚穿林打叶的风雨又有何惧,于是放声吟咏:
 
  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 
  生命中所有浓淡缓急,怕是最难把握的一种分寸。人生得意时,不一定是草长莺飞时,不一定是踏花归来处。世事不过是场梦,当于静处品人生。
 
  花看半开时,酒饮微醺处。人生无完美,曲折亦风景。回首人生,不过是阅尽浮沉的坦然,饱尝风霜的睿智,过尽千帆的淡泊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